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当动漫遇上电影 2.6亿二次元用户的学问

2019/8/13 16:19:06 我要评论

   作者:林锐

  6月17日-18日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作为中国最有国际影响力的一个影视活动,备受瞩目。目前中国的电影市场一片繁荣,然而在繁荣之下,一些人却注意到一个门类的弱势,那就是动画电影。尽管本次上海电影节也有《洛克王国4》这样的本土动画电影作为代表,但要让“小洛克”一个人去抗衡强大美日动画电影势力,显然也是不切实际的。

  或许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或许是受到最近的《哆啦A梦》热的影响,上海电影节还专门设置了主题为“中国动画电影的思考与突破”的论坛。在这一论坛中,来自非影视业的动漫界代表,发表了值得注意的观点。

   2.6亿二次元用户的学问

报告显示,中国目前拥有2.6亿二次元消费群体

  在讨论中,主持人引用第三方用研报告,抛出中国有2.6亿二次元用户,其中,95后乃至2000后占据了非常庞大的一个部分。照此推算,95后到今年已经20岁了,可以说具备了一定程度的独立消费能力。从电影市场的固有规律来看,主要的消费群体集中在20岁及30岁的人群。那么毫无疑问,正在长大的这部分95后和2000后,或者直接说,这2.6亿的二次元消费群体,和未来中国电影市场的主要消费群体,理应有很大的重合。然而他们似乎被电影市场遗忘了。

  看起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似乎比好莱坞更加广阔,更加有潜力。其实二次元用户是一个很新鲜的词汇,要分清他们和宅男宅女等概念或许并不容易。但影视界可以关心的是,这部分人非常愿意为情怀买单。几乎在中国市场创作日本动画电影奇迹的《哆啦A梦》,其实和情怀消费主义也有很强的关系。如果我们还要在现实中找到一个得益于二次元用户的成功商业案例,那就是AB站。

  在场的动漫界代表,腾讯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对此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青年向的动画作品。实际上这是对腾讯动漫的一次推销。鹅厂自2012年涉足动漫领域后,一直主打所谓青年向动漫作品,作品风格和内容与国内常见的如喜洋洋、熊出没等很不一样。从仙侠到爱情到体育打怪兽等等题材不一而足。其中的一些作品如《我叫白小飞》、《中国惊奇先生》、《妖怪名单》、《王牌御史》等都是腾讯动漫的代表性IP。

  而几乎在同时,一场动画首映礼在北京召开。光看“万物有界,爱恨无由”这样的主题,无法让人想到这事一部动画片的首映式。而事实上,这部腾讯今年力推的动画《狐妖小红娘》,主打的恰恰是爱情。而且腾讯在活动中大推各种二次元文化,宅舞、声优、Coser等,一时间十分热闹。青年向动漫和二次元文化愈演愈烈之际,邹正宇在影视盛会上传授自己的经验也不足为奇。

《狐妖小红娘》近期的的大热,显示了青年向动漫在市场的生命力

   动画电影发展国内外差距大,电影人问原因

  毫无疑问,相比于动漫,中国影视产业是标准的高帅富。冯小刚躺着挣钱的“嚣张”,反映的恰恰是产业的繁荣与商业模式的“正确”(尽管大家不一定都认可中国电影的质量,但无疑要承认中国电影的吸金能力)。

  相比之下,中国动漫还在为推动一个成熟的产业模式而努力。尽管这几年的互联网力量如腾讯、有妖气等的介入让动漫产业有了声色,但要说影视行业相比,还远远不如。影视和动漫那根大腿粗,一目了然。

  不过无疑,动画电影确实是中国电影之痛。这甚至不是一个“阿喀琉斯和他的脚跟”的关系。中国的动画电影很烂,即没有赚到吆喝,也不太挣钱。所以中国影视的大腿再粗,也不意味着就可以带的起动画电影。

  在国外,动画电影是十分成熟的产业,有迪斯尼这样的百年老店,也有皮克斯这种还没到而立之年的后起之秀,创造了诸如白雪公主,机器人瓦力等经典形象,在全世界范围内积累了大量的忠实粉丝,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现象,甚至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反映,引起普遍的社会话题讨论,如从《白雪公主》到《冰雪奇缘》,公主电影中女主人公从需要被王子拯救到自己救自己,反映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和社会地位的进步,也让全世界见证了动画电影的力量。

  2014年上映的《冰雪奇缘》以60亿票房,成为全球动画史票房冠军

  反观国内,这一品类依然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虽然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动画电影取得了一些突破性成就,《熊出没》的两亿票房也可以拿出来说说,但是作品偏低龄,动漫形象相对单薄,价值观简单粗暴也一直备受诟病。国产动画电影鲜见优秀作品,没有适合更广大市场的作品。

  在好莱坞屡屡推陈出新,大白和复仇者联盟卷走N亿人民币的时候,中国还在消耗熊出没和喜羊羊仅有的一点剩余价值。当然吃老本不是错,动漫大国日本也有所谓“吃老本”的时候,比如哆啦A梦,今年5月28日上映的哆啦A梦与我同行也赚足了票房和眼泪。不过没有人会否认,已经成为岛国的一个当代文化象征的蓝胖子就是神作,就是神IP。谁敢说喜洋洋和熊出没是神作?

  对于国内外明显的差距,电影人有自己的思考。除了电影工业的成熟度高,流程严谨高效,人才储备充足的显性原因外,优秀的IP和相对应的IP供应机制缺失是重要的隐性原因。

  好的动画电影IP从哪里来?从现实来看,有很多例子,有从传统文学作品来的。这点吉卜力有很多代表,最新作《记忆中的玛尼》就是。有些干脆就是自创,如皮克斯的很多作品,像《飞屋环游记》。但更多的还是来动漫IP。这点日本做的最典型,几乎所有的经典的动漫IP都有动画电影版。《哆啦A梦》和《柯南》更是形成了一年一个电影版的传统。

日本很多经典IP都有像《柯南》一年一个电影版的传统

  更牛逼情况是,好的动漫IP可以直接跳过动画电影这个环节,变成真人电影作品。这一环做的最好的就是漫威,日本自《浪客剑心》电影版成功以后,预想对其的复制也会越来越多,仅最近就有进击的巨人、东京寄生兽的真人电影版。或许未来会看到《火影》的真人电影版也说不定。

  邹正宇也透露了腾讯动漫IP战略规划,表示腾讯动漫业也希望成为动画电影IP的源泉,希望旗下IP,也能转化为优秀的影视作品,而不局限于在漫画的网络动画的层面。

  互联网行业重视内容,已经不是近几年的新鲜事了。版权经营已经是令人垂涎的商业模式。而这里还有一点关键是,影视化对于IP价值的提升是不可估量的。漫威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钢铁侠们走向世界,终究还是依靠着电影反机而不是漫画书。另一个例子来自游戏,《仙剑奇侠传》影视化以后IP价值大大提升,连仙剑之父姚壮宪也公开要发言去调和“游戏仙剑迷”和“电视剧仙剑迷”的矛盾了,当然了,对所有IP拥有者来说,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仙剑奇侠传》的成功佐证了影视化对于IP价值的提升不可估量

  “这对动漫产业本身也是有极大好处的,通过做大IP构建版权生态,动漫产业作为IP源头,然后通过电影放大IP价值,最终实现IP的多元开发。”无疑,邹正宇也看着影视的粗大腿。


相关阅读:
华美月饼 https://www.huameitmall.com